珍罕彩钻

自然奇迹

珍罕彩钻是世上瑰丽珍稀的宝石之一,展现迷人的魅力,以独一无二的妩媚优雅气息令人眼前一亮。格拉夫曾经处理无数极具历史意义的珍罕彩钻,并不断运用专业慧眼,用心设计精美绝伦的珍罕彩钻珠宝,歌颂其神秘醉人的美丽。

极致珍稀

粉红钻和蓝钻极为罕有,世上现存色泽鲜明的彩钻寥寥可数,能有幸拥有这些珍稀瑰宝的绝对称得上是真正的顶级钻石鉴赏家。

完美粉红

粉红钻是浪漫爱情的极致象征,因此格拉夫不断寻找色泽艳丽、难得一见的顶级粉红瑰宝,雕琢展现其醉人色泽的动人珠宝。

梨形粉红钻戒指

The Graff Lesotho Pink’钻石

于2019年在非洲莱索托被发现的珍罕13.33克拉粉红钻"The Graff Lesotho Pink"钻石,是劳伦斯‧格拉夫遇过色泽最艳丽的粉红钻原石。格拉夫从原石切割出一颗5.63克拉梨形艳彩紫粉红钻,色泽绚丽饱满,展现令人炫目的色彩和深度,是格拉夫顶尖工匠用心雕琢的珠宝艺术结晶。


5.63克拉梨形艳彩紫粉紅钻戒指(6.71克拉)

“这是我遇过色泽最艳丽的粉红钻原石,是极为珍罕的瑰宝。”

- 劳伦斯 ‧ 格拉夫


完美映衬

拼集钻石和宝石是一门艺术,为了达至完美平衡,格拉夫的设计师以璀璨白钻衬托彩色宝石的非凡色调和独特美态。

粉红钻和白钻胸针

简而不凡

这枚花形胸针镶嵌近20克拉令人目眩的粉红钻,与顶级白钻形成悦目对比,并交织成层次立体的闪烁花瓣,以瑰丽设计颂扬粉红钻的珍罕美态。

粉红钻和白钻胸针(64.83克拉)

珍稀瑰宝

格拉夫以300颗粉红钻镶嵌成一件珠宝,成为珠宝史上的一大壮举。多年来,格拉夫家族不断寻找绝美彩钻,成就璀璨动人的稀世珍宝。我们设计媲美艺术杰作的独特珠宝,颂扬大自然非凡瑰宝的超然美态。

绚丽色彩

格拉夫偶尔会利用来自同一钻矿的同一批彩钻,镶嵌成一件瑰丽珠宝。这些珍稀臻品镶嵌不同颜色的彩钻,色彩动人,光芒四绽,教钻石鉴赏家爱不释手。

“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深受世上最珍罕的美钻启发。”

- 劳伦斯‧格拉夫


彩钻传奇

走进格拉夫的奇珍宝库,欣赏难得一见的天然瑰宝。

1984

The Imperial Blue

格拉夫在1984年买下重达39.31克拉的“The Imperial Blue”,成为世上最大的无瑕彩蓝钻。清丽的蓝调在梨形切割的映衬下更见深邃,彰显独一无二的美态,使这颗美钻成为毕生难求的臻品。

2010

The Graff Pink

劳伦斯‧格拉夫于拍卖会上投得一颗罕有的24.78克拉祖母绿形切割浓彩粉红钻,这颗美钻60多年来从未曾公开拍卖,极具潜力。经过美国宝石学院(GIA)的专家鉴定后,这颗粉红钻更有潜质评为无瑕级别。格拉夫的切割大师随即肩负重任,重新打磨宝石。首先,工匠把贴近钻石表面的25处内含物仔细地磨走,然后把钻石的色泽浓度提高至最高等级。工艺精湛的资深工匠最终不负众望,成功打磨出珍罕难求的23.88克拉内无瑕艳彩粉红钻"The Graff Pink",成为又一传奇名钻。

2009

The Wittlesbach-Graff

重31.06克拉的“The Wittlesbach-Graff”蓝钻与“希望之钻”同样出自戈尔康达矿场,色泽深邃,重量更是前所未见。这颗蓝钻与皇室的关系密切,曾由各个朝代的欧洲君王拥有。后来劳伦斯‧格拉夫买下这颗钻石,并大胆决定重新打磨,修饰表面的瑕疵,并提升色泽,致力雕琢出史上最大颗的内无瑕天然深彩蓝钻。


传奇名钻

探索传奇名钻背后的精彩故事。